鹿特丹的NAi与博伊曼斯
分类:相约旅途

鹿特丹的NAi与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

>>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是在鹿特丹的头号目的地,因为那里号称是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海牙的莫里茨皇家美术馆三足鼎立的荷兰代表性美术馆,也是荷兰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

爱人千辛万苦帮我订的鹿特丹的酒店,叫Euro Hotel,是三星级,但是那天值前半夜班的那个可爱的前台小伙子,为我提供了六星级的服务。

昆莎美术馆和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在地图上的方位,是那个小伙子为我标注的。他还上网帮我查到昆莎的开门时间为10点、范伯宁恩的开门时间为11点,又在地图上如此这番帮我设计了行走的线路。

那小伙子给我的那张鹿特丹地图,也是全荷兰和比利时加起来各地的地图中做得最清晰而有条理的。

2013年9月23日,他首先成就了我对鹿特丹的一见钟情;2013年9月24日,在花一整天游历了鹿特丹所有重要目的地后,他最终也比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更成就了我对鹿特丹的极度好感。

那天循着地图找昆莎美术馆,辗转走到一个公园,被里面的喷泉与雕塑吸引。

核对地图,得知那里叫博物馆公园。后来发现,那里是昆莎美术馆的北院,同时又是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的南院。

喷泉旁的中心雕塑,是一个男人背着一个女人的青铜塑像。

女人伏在男人的背上、双臂绕过男人的肩膀紧紧地搂着男人,头靠在男人的左耳边。男人似乎有些累,垂着头,背有些弯、似即将承受不住女人的重量。

不知为什么,透过这样一个雕塑,看见的的是生离死别。

明明两个人的身体,是零距离粘合在一起的。男人低着头、女人埋着脸,也看不到两人的表情。

艺术家的着重,也似并不在刻画表情,而是在塑造身体的姿态曲线上。

但是,总感觉艺术是有磁场的,传达着创作者当时的心境。

<插图:鹿特丹博物馆公园的大门>

图片 1

<插图:鹿特丹博物馆公园内的雕塑>

图片 2

绕过博物馆公园到昆莎美术馆正门时,是10点整。好不容易找到入口,却被告知美术馆在重新装修,到2014年1月才开门。回头,再穿过博物馆公园,来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

距离11点开门还早,就沿着博物馆公园街漫步。博物馆公园街很短,没多久就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跨过十字路口,街名就改为Witte de With,整条街都是荷兰传统的山字形小楼,应该是仿古的了,两边遍布着餐厅和酒吧。最有意思的是街上挂着的霓虹灯,个个都象条幅一样横越街道上空,霓虹灯管打造的字有Love、Cool等,还有拆成三行的街名Witthe de With等等。心想如果是夜里,那条街应该更好看也更热闹,可惜驴子没有饱尝夜景的眼福。

TENT当代艺术中心位于Witte de With 50号,找到门牌号,见门边的牌匾是Contemporary Art Center。门口有上百个年轻人在等着开门,正集体热烈地谈论着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当代艺术爱好者了,就确信那里就是TENT,却到现在没弄懂为什么那里叫TENT。TENT的开门时间是11点,又是与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一样。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舍当代而取古典者也。

没多久就走回到了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门口,时间依然还早,就问一个路人NAi在哪里,他用手一指,原来就在斜对面。

乍一看NAi,只觉得是个现代建筑,门前的雕塑也是抽象派,一时半会儿品不出含义。但是借了门前一潭池水的灵气,整个建筑就有了生机。后来在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看蒙德里安的风格派时期的新造型主义画作,就忽然想起了NAi。有介绍说风格派画作与理论给予了现代建筑设计重要的影响,虽没有考证过Jo Coenen是否接受过风格派的影响,但就是觉得NAi的建筑是活脱脱一幅立体的新造型主义画作。

NAi的建筑里面一部分用于荷兰建筑协会总部的办公,还有一部分是建筑博物馆。就花10欧买门票进去了。

博物馆规模不大,多是现代房屋与室内空间设计的展品。一楼的展厅有数百本不同期号的Playboy杂志,摆了几乎三面书棚的格子。忍不住好奇心,拿起来一本翻了一页,工作人员立刻走上来递过来一幅手套,说必须带上手套才能翻阅杂志。立刻觉得很羞愧,再也不好意思去看,把杂志放回原处,手套也忘了还,就逃也似地走掉了。

门票还包括一个叫Sonneveld House的民居参观,介绍单页上说那是1933年建的当今保持得最好的新博文风格Nieuwe Bouwwen style住宅。不明白这个风格具体代表什么样的特征,但是建在博物馆公园里的三层小楼和即使现在看来也不那么过时的室内装饰,还是给人深刻的印象。

为了打发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开门之前的时间,就到NAi建筑博物馆走了一圈儿,虽然不懂建筑,却对之前经常从搞室内设计的朋友那儿听到的“现代风格”似有了初步的感性认识。

<插图:鹿特丹博物馆公园外的街景>

图片 3

<插图:鹿特丹Witte de With大街>

图片 4

<插图:鹿特丹Witte de With大街50号的TENT当代艺术中心>

图片 5

<插图:鹿特丹NAi大楼>

图片 6

<插图:NAi博物馆的展品若干>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看完NAi博物馆出来,就过了11点,终于可以进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了。

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的藏品超过14万件,覆盖荷兰乃至欧洲的众多艺术精品,年代跨越中世纪早期至21世纪。

但是跟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比,总体感觉规模还不及一半,藏品的丰富程度、展馆的布局规划和展览的分类设置,也都差得很远。

印象最深的是达利作品的展厅。伦勃朗和梵高的作品就寥寥几幅,也不具备代表性;毕加索的作品倒不算少,但是看了还是没感觉;对蒙德里安,感觉到的是新奇;莫奈,甚至记不得都看了哪些作品。只有达利,象当年一样给我视觉冲击。

初识达利,是在高中的时候,老爸买回家一套四本的丛书,好像叫《西方现代争鸣作品集》,里面有卡夫卡的小说《蜕变》,还有剧本《等待戈多》等。每本书的封二后都有几张插页,是现代有影响的绘画作品,其中最令人过目难忘的的就是达利的《记忆的凝固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是黑白版,却只看一眼就感觉深深的震撼,甚至于后来再看到彩色版仍觉得不如黑白版令人悸动。

时光流到了遥远的太古,世界的一切都悄无声息,时钟柔软地挂在枝头,所有的生命迹象都已凝固。

那样的一幅画会使人陷入极度的虚无,象若干年后读到的贾平凹的《废都》。

始终认为《废都》是痞子文学的登峰造极之作,空前而绝后。达利也会是超现实主义的巅峰,无人可逾越,即使近年有人著书说他晚年的作品多为他人替作。

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有一个大展厅全都是达利的作品,最为触目惊心的依然是画作,《战争的面孔》和《非洲印象》,几乎令人战栗。

但是对于他的恶搞维纳斯雕塑,倒没觉得有什么幽默感,多少像是画家一时顽皮心起就借自己的名气跟世人开的玩笑。

无论如何,接近三小时的参观,又是一场灵魂的盛宴。

"I try to create fantastic things, magical things, things like a dream. The world needs more fantasy. Our civilization is too mechanical. We can make the fantastic real, and then it is more real than which actually exists. — Salvodor Dali, 1940."

从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出来,想起那几天接连参观的若干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忍不住暗自感慨,号称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一个泱泱大国,却没有几处像样的大型博物馆。

最令人扼腕长叹的是,在屈指可数的那几处博物馆中,且不论敦煌如何气势磅礴、云冈如何规模宏大、故宫如何别具一格,创造出那些代表历朝历代灿烂文化成就的作品的艺术家们,竟然没有一位身后留名......

罢罢罢,既然胸无改写历史的大志。还是发挥正能量,多赞美赞美勤劳勇敢的荷兰人民热爱生活、热爱鲜花、热爱水上运动之余还热爱艺术的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吧~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Pieter Brugel I - The Tower of Babel >

图片 10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Pauluse Mooreelse - Vertumnus and Pomona >

图片 11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Hendrick van Limborch - Achilles Recognized among Daughters of Lykomedes >

图片 12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梵高 - Cineraria >

图片 13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梵高 - The Portrait of Armand Roulin >

图片 14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达利 - 云中男女 >

图片 15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达利 - Landscape with a Girl Skippping Rope >

图片 16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达利 - Melancholic Atomic 忧郁症原子 >

图片 17

<插图: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藏品 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的后院>

图片 18

走出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时,还差几分钟就下午2点。打出租车奔赴马斯河边的小码头,刚好赶上2点15分开往小孩堤防的大船。回来后没多久,就趁着暮色尚未笼罩奔赴了代伏特。

告别的时候,想起那个三星级酒店的六星级服务生,就想起赵容弼的歌中那个席地坐在邮局的台阶上不知往哪里写羽书的女孩。

雾霭缭绕的鹿特丹,步履匆匆的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就在Seoul Seoul Seoul的旋律中,撩拨起了永远的美丽与伤感。

>>

海女

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凌晨 于大连家中

本文由今晚六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发布于相约旅途,转载请注明出处:鹿特丹的NAi与博伊曼斯

上一篇:又回双廊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